12081213504497  

http://www.book853.com/show.aspx?id=2385&cid=152


 

《盲眼老人預知時至》前言

這是一則常讀常新、百讀不厭的往生事例,何時讀來皆令人振奮,給人法喜,給人安慰。侯秋東教授見讀之後,特別為文推薦,並單冊出版一千本與廣大蓮友結緣,希 望在這末法時代多拯救一些苦難眾生往生西方淨土,一起脫離生死輪迴。可見,只要有心,淨土的蓮香隨人可嗅,得救的法喜萬人盡同。本書的主人公盲眼老人,便 是這樣一朵開在濁世的淨土妙蓮花,而綻放彌陀救度的奇異妙香。

為了讓更多的人認識這樣一朵妙蓮花,同時也成為這樣一朵妙蓮花,現將這一則往生事例,附淨宗法師的按語及侯秋東教授的讀後感,單印成冊,普遍流通。

《盲眼老人預知時至--梳妝打扮靜候佛迎》

我八十三歲的盲眼老姑媽,一生坎坷困頓,臨終時竟然自己梳妝打扮,穿戴得整整齊齊、體體面面,於娑婆寂靜的冬夜,無人知曉中,手持念珠,身無病苦、安詳穩定地隨佛往生;終得永脫悲苦,長享安樂。這是不是令人難以相信呢?

誠然,聞其悲苦一生,皆悉唏噓而嘆惋;見其殊勝往生,無不感動而歡欣。

悲苦的一生

民國十四年(一九二五)年,姑媽(賴秀妹)生於苗栗縣苑裡鎮,是我父親的大姊,一出生,我阿公就生病,治不好,家人就帶她去算命,命理師說:「這小孩命中帶鉸刀平、鐵掃帚,在家剋父,出嫁剋夫。」

為求取平安,必須將家中的鐵掃帚(姑媽)摒除家門。可憐的姑媽,命中註定艱苦、困厄、飄蕩的一生,彷彿量身訂做的劇本,隨即揭開了序幕。

三歲,姑媽被家人送給別人當童養媳。說也奇怪,我阿公的病,從此就好了。

十八歲,嫁給第一任丈夫,但丈夫沉溺於賭博,不事生產。

二 十五歲,一雙年幼的女兒被嗜好賭博的丈夫賣掉還賭債;姑媽得知後勃然大怒,毅然與丈夫離婚,帶著唯一的兒子返回娘家。但當時民風保守,我阿公覺得女兒離異 是家門不幸,又將姑媽趕出家門。我父親憐憫大姊的遭遇,主動將她的兒子(我的表哥)接濟至家中撫養,姑媽孓然一身前往基隆,為人煮飯洗衣,餬口度日。

三十歲,嫁給開計程車的第二任丈夫。時僅半年,丈夫即車禍身亡,留下一個前妻所生的八歲女兒(我的表姊)。

姑媽離開傷心之地,帶著年幼的大表姊,前往瑞芳煤礦區謀生。

三十五歲,嫁第三任丈夫,是一個礦工,對姑媽感情很好,二人同居近二年後,經人慫恿,正式結婚。丈夫攜其前妻所生的一個五歲女兒(我的表妹),四人一家,夫妻和順,但好景不長,礦坑發生爆炸,礦工不幸喪生。

似乎上蒼有意捉弄她的命運,姑媽失去了第三任丈夫,又孤寂哀傷地帶著二個女兒,繼續為人煮飯洗衣,養家活口。

四 十三歲,嫁給第四任丈夫,是一位商務船的大副。因為長年海外跑船,介紹的人鼓勵說:「嫁給這樣的人比較好,反正他跑船一年半載不會回家,看不到人,比較不 會相沖!」姑媽也覺得有理,況且自己獨自撫養小孩,生活無依無靠,哀傷的人生亦需有人相扶持,遂答應這門婚事。婚後,大副體恤溫和地善待姑媽,從世界各地 購買漂亮的衣服送給她,並且在臺北縣永和市區買了一棟房屋,讓姑媽首次有了落葉安住的感覺。因為悲傷流淚過度導致視力退化的雙眼,此時有了緩和的機緣。

同 年,結婚不久,在被家人離棄四十年後,姑媽得知母親病逝,連忙返家奔喪,卻因民間禮俗認為沒有資格再踏入家門,被阻擋於門外,只能遙望送終,心悲淒切,大 聲痛哭。七十歲,我阿公因病過世,姑媽亦返家奔喪,仍然不得踏進家門祭拜。親生父母不能送終,無法善盡為人子女的孝道,是姑媽此生最大的遺憾。

六十歲,安順的婚姻生活持續了十七年,卻在大副退休返台半年後,突發猛爆性肝炎,驟然去世,短暫的幸福也就劃下了句點。

六十一歲,在失去了第四任丈夫後,姑媽自怨自艾,終日以淚洗面,哭瞎了雙眼,就此陷入暗無天日、不知何年何月的哀傷中,無法自拔。

經 我父親提議,住在附近已出嫁的表妹遂搬回家中,照顧陪伴姑媽。但一生接連而來的不幸,使姑媽深陷悲傷的氛圍中,加以年事高、雙眼瞎,長年罹患的風濕性關節 炎、糖尿病,病痛纏身,姑媽整日自憐自嘆,哀怨不滿;表妹受不了,只好搬出去,改由表姊及表妹輪流,每日早上上班前送來當日份量的餐點(餐點放在電鍋,姑 媽不知白天、黑夜,餓了即食)及打電話問安。我父親亦每日打電話問侯。姑媽靠雙手摸索,學習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,自己洗衣服、打電話,如此一來,倒也相安 無事。

生命的轉機

一九九八年,姑媽七十多歲,我前往探視時,勸導姑媽:「心要放開些,不要對女兒叨念不休,人家也有家庭要照顧的。我送妳一台念佛機(一般的念佛機),在家沒事,就聽佛號念佛,以免終日胡思亂想。」

一段時日後,信仰○○教的表姊在電話中抱怨:「念佛機是家中有死人才念的,我媽心情已經不好了,聽了會更不好。」

我安慰姑媽:「沒關係,她們也沒常回來,妳還是跟著念(佛)。」

二 ○○六年五月,我父親因病過世,姑媽前來悼唁,哭得死去活來:「妳爸爸人這麼好,怎麼先死了?我這麼歹命,應該我先死才對啊!」說罷還用頭撞擊棺木。我拉 著姑媽:「姑媽,我爸不是死了,他是去極樂世界了,他在極樂世界等我們。」姑媽不相信,我認真勸說:「姑媽,我送妳我師父(慧淨法師)念的念佛機,這個調 子比較好念,我爸生病期間都跟著念,算是我爸送妳的紀念物,只要妳也跟著念佛,臨終時阿彌陀佛就會出現,我爸也會跟隨來接引妳去極樂世界。」姑媽聽後,很 高興地說:「好!那我一定要去極樂世界跟妳爸在一起。」從此,姑媽早晚虔誠念佛不斷。

殊勝的往生

二○○九年十一月起,姑媽諸多的言行舉止常令家屬感到困惑,直到姑媽往生後,大家才明白:原來姑媽早已為自己往生預先在做安排。

姑 媽電話中對我說:「妳怎麼好久沒來了?阿彌陀佛有來看我,要來接我走了。」由於姑媽怪異的言行,盡說些阿彌陀佛有來看她,要帶她走之類的話,表姊、表妹及 我都憂慮、懷疑:高齡八十三歲的姑媽,是否罹患了老人癡呆症?或年關將近,無法抵抗節氣,氣數將盡?我建議表妹帶姑媽到精神科看診,經醫生診斷精神很正 常;又帶去內科檢查,醫師說姑媽老毛病而已,身體沒什麼大問題。姑媽也說:「自己又沒怎樣,幹嘛到醫院檢查?」並沒好氣地對我說:「是妳叫我念佛的,連妳 也不相信我說的話?」

姑媽要求表妹買新襪、新鞋給她,但表妹買的新皮鞋,姑媽不滿意,又要求我幫她買布做的包鞋。我心想:姑媽眼盲又罹患糖尿病多年,在家只能穿襪子走動,買布鞋做什麼?但還是買了一雙繡花布鞋,讓弟弟送去時,姑媽觸摸鞋面的繡花說:「這雙就對了。」

某日,姑媽對表妹說:「拿出那件我最喜歡的衣服,放在我床邊,免得我要走時找不到。」表妹也依言找出母親囑咐的衣服,放置床邊。

姑媽急切催促居住在高雄的表哥回來看她,並說:如果不回來,恐怕來不及了。

當 廚師的表哥,由於年底喜宴訂桌的數量激增,無法抽身返家,姑媽只好再請我媽打電話催促。十二月六日,表哥帶著即將結婚的兒子返家,順道送喜帖。姑媽對表哥 說:「阿彌陀佛要帶我走了,我有交代妳妹妹,準備我要穿的一套衣服放在床邊。」表哥說:「妳自己會不會穿?」姑媽說:「我會。」又說:「我走後,要火化, 骨灰與我弟弟放在一起。我的房子,要過給你小妹,你小妹及她的孩子很照顧我,現金給你大妹。由於你從小由舅舅(我父親)帶大,與我關係較沒妹妹親近,希望 你不要計較。」一同隨表哥返家的表侄(姑媽的長孫)將於十二月底結婚,開懷地對姑媽說:「阿嬤,我結婚時,給妳坐大位!」姑媽說:「來不及了,我要跟阿彌 陀佛走了,你結婚時我會來看你的。」表嫂得知這些對話後,有些不滿,認為兒子將要結婚,家中有喜事,這些話不吉利,會帶來楣運。

十 二月八日早上,我上班時接到表妹來電:「上班前跟以往一樣,先送食物到媽媽家時,發現媽媽穿著她所交代的衣服,躺在床上,沒有氣息了!」我交代不要移動姑 媽,並吩咐眷屬要跟隨念佛機念佛,我立即會趕過去,但表妹說:「我是信○○教的耶!」我說:「信○○教不拿香,念這句佛號也沒拿香,沒關係啦!」

當我趕到,看到眼前的景象時,不禁感動而泣。姑媽頭髮梳理整齊,身穿那件漂亮的衣服,手拿著我送給她的念珠,緊靠胸前,腳著新襪子及繡花布鞋,面容安詳,躺在床上。此時我才恍然大悟,姑媽說的話是真的,阿彌陀佛聞聲(佛號)現前,接引她到極樂世界與我父親團聚了。

在 家眷大小都對她的行為表示困惑不解時,只有姑媽心裏對阿彌陀佛抱持著堅定不移的信念;在大家都認為她患了老年癡呆、瘋言瘋語時,只有姑媽自己知道阿彌陀佛 常在她的身邊,她神智清楚,說如所見,是真語實語者。當大家都認為她行為古怪時,只有姑媽自己知道她是在整理最後的行裝,就要隨佛前往淨土。在無人理解、 無人知察的情況下,姑媽安排好一切後事,備辦好了一切行裝,自己穿上了最漂亮的服裝,梳妝打扮整齊,她要以最莊嚴的形象,靜候阿彌陀佛的最後迎接。「沒有 人助念,沒有人探視,甚至沒有人認同、理解,我這個盲眼瘋老婆子,今晚就要隨佛前往淨土了,我是多麼幸福啊!」我想這一定是姑媽最後的心聲,不過姑媽並沒 有所謂助念的概念,她的隨佛前往是自然而然的。終於,在寂寞的冬夜,娑婆一無人知的情況下,阿彌陀佛攜諸大菩薩海會聖眾,來到姑媽的身邊,將盲眼姑媽迎歸 淨土,其儀式一定是轟轟烈烈、震動法界,但又悄然無聲,毫無驚動,一切凡夫不知不覺。唯有念佛者,與佛同在;唯有與佛同在者,有萬人不撼之勇。我的盲眼老 姑媽正是如此!令人深深敬仰,亦令人深深慚愧。

雖然我晚到的念佛,對姑媽的往生來說猶如馬後炮,但我還是聲聲不停地念著,在這一句佛號中方能與姑媽神會默契。家眷大大小小也都齊跪床前,跟隨念佛機高聲念佛,尤其是表妹及表姊夫,念佛特別大聲。助念直到往生後十二小時。

姑 媽的一生是悲苦的。從小被送出門,遠離父母;離婚返回娘家,再次被趕出門;乃至父母去世,也不得入門送終。一生嫁四任丈夫,一嗜賭離異,一車禍身亡,一礦 難而死,一暴病先卒。生養五個兒女,兩個親女自小被賣,二個養女生父早亡,一個親子不隨己長。晚景一身多病,多年雙目失明。可說其一生在父母、在丈夫、在 子女、在自身方面,都有很大的缺陷和不幸,然幸有一個弟弟護惜相顧,終得引入佛門。

姑媽不識字、沒皈依、沒吃素,她念佛的動機,只是單純想見思念已久的弟弟而發願往生極樂世界,對於這句佛號的意義並不瞭解,卻因名號不可思議的大願功德力,得生極樂世界,不但圓滿了她的心願,而且永超生死、快速成佛。姑媽的往生足證念佛法門是如何地簡單易行又殊勝。

謹引述二則法語,做為本文的結語及我對姑媽預知時至的感懷:

曇鸞大師《往生論註》:

彼無礙光如來名號,能破眾生一切無明,能滿眾生一切志願。

善導大師思想:

名號為因(聞說名號),光明為緣;
如種子雨露,落眾生識田,生信受之芽,長專稱之莖,得往生之果。

(淨秀述、淨宗法師整理  二○○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)

《盲眼老人預知時至》按語

這個老人不苦嗎?很苦!比一般人都苦。

她有高的地位嗎?沒有!三歲送人做童養媳,一生為人煮飯洗衣糊口,屬於最卑微階層的人。

她有好的學問嗎?沒有!大字不識一個。

她有深入經藏、通達教理嗎?沒有!連這句阿彌陀佛的意義也不瞭解。

她會很多修行嗎?不會!除了一句佛,什麼也不會、也不知。

她念佛很久嗎?沒有!開始只是隨著念佛機聽聽而已,真正自己念佛才三年半的時間。

她念佛很精進、很勇猛嗎?談不上!八十歲的高齡,身心俱衰,如弩之末,失明多病,孤獨而居,照顧自身尚且不易,還談什麼精進力。

她有降伏煩惱嗎?沒有!和自己的兩個女兒都難以共處,說什麼降伏煩惱。

她念佛工夫很好嗎?談不上!不過早晚隨慧淨法師的念佛機,一句一句地跟著念而已。

她念佛已經清淨心了嗎?沒有!照樣煩煩惱惱。

她有發菩提心嗎?沒有!她不懂得什麼菩提心,只是為了想見弟弟而願生極樂。

這樣的她,有往生嗎?有!而且很殊勝!

一、預知時至殊勝。提前一個多月就說:「阿彌陀佛有來看我,要來接我走了。」

二、常蒙佛護殊勝。因感受阿彌陀佛常來探視,故常說佛來。

三、不受眾擾殊勝。雖然沒有一個相信她說的話,但她毫不動搖。

四、心與佛契殊勝。因為內心與佛相契,自然不為外動。

五、有條不紊殊勝。對臨終諸事安排,非常得體,次第不亂。

六、不驚他人殊勝。既然沒人相信,那就不必驚動大眾了;諸事安排已畢,隔日即隨佛悄然往生。心中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能這樣嗎?

七、無須助念殊勝。她也不知道還有臨終助念這一說,對她來說,念佛佛來迎接是再正常、再自然不過的了。一般人修行多年,仍然擔心臨終,要找一大堆的師父蓮友來助念。兩相對比,勝劣立判。

八、 心定神閑殊勝。一個八十幾歲的盲老人,自己梳髮整齊、穿好新衣、穿好新襪、穿好新鞋,拿起念珠,自己躺在床上,念佛靜候佛迎;這即使是在平時也很不易,需 要很費力氣、很費時間,何況正是臨終,如果有一點心慌意亂、體力不支,能做到嗎?也可能老人心定神閑先穿戴好,然後靜靜待佛來迎;也可能佛已來迎,老人讓 佛稍候,然後一一穿戴齊整。雖不知其詳,但無論哪種情況,都是無比殊勝。其實心佛相感,彼此相知,也無所謂先後了。

九、正念分明殊勝。如此心定神閑,手持念珠,緊靠胸前,正念分明,念佛而終,那是一定的了。

十、 出人意料殊勝。常人總是把眼睛盯在名氣很大、地位很高、學問很好的一些人身上,希望他們走的時候能有卓越的表現,以振奮大眾的信心,振作佛教的局面,然而 結局未必盡如人願,甚至令人失望。如今這個盲眼老太婆,沒人看得起她,沒人相信她,沒有人想到她最後會有這一招,可她卻真真實實地見證了佛法利益的真實不 虛,一些位高名大的法師、學者未必做到的,她卻輕鬆做到了,這不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嗎?佛法幽微,凡夫難解,也許高名的大法師、大學者與卑微的盲老太 兩者的作略,都是菩薩示現;果其如此,不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深思嗎?

一個不識字、不知教理、不會修行、沒有清淨心、不懂菩提心、煩煩惱惱、也說不上精進勇猛、念佛時間也不長、多年眼盲、未曾皈依、未曾吃素的八十幾歲的老太婆,竟然獲得這樣殊勝的往生,令人感動、令人驚歎、令人好生羨慕之餘,一切人不禁要在心中問一問:她究竟靠的是什麼呢?

靠她自己嗎?可是歷數凡是能靠上一點的條件,她一條也沾不上邊,就她自己是真正的一無所能、一無所靠。然而她有兩大真正可靠的資本,一是彌陀的不虛本願,一是她自己的專!

其 實對一切凡夫來說,平時所積累的學問、智慧、修行、善功,一般人都以為是驕人的資本、可靠的本錢,但這些面臨死亡是一點也沒有力量、一點也靠不住的;真正 能靠得上的只有阿彌陀佛的本願,以及自己的專,而這兩點她都擁有了,則她所倚靠的資本即是充天充地、亙古亙今、彌漫法界、透徹身心,也就難怪她能勝過一切 人了。

就這兩點來說,彌陀的本願對所有眾生都是平等的,不能算是她的個人專長,所以這個盲老太之所以勝過眾人,以及眾人之所以輸給盲老太的,最後只在一個字——「專」還是「不專」啊!

她, 一個盲老太,一無所知,一無所會,只知念佛,只會念佛,剛好,專!實是專而又專,因為她沒有雜的條件,沒有雜的資本,她在主觀上連想也想不到去雜行雜修, 而在客觀上也沒有人看得起她,去教她雜行雜修。可說既沒有雜的內因,也沒有雜的外緣,從頭到尾只知道一句佛,只認識一條路,只懷一門心思,只使一股勁,真 正是一向專念,順佛本願。

她 年老了,沒有別事,有的是時間,不念佛只會胡思亂想,所以不如念佛。她足不出戶,沒有社交,除了家人的問安,只能聽到念佛機的聲音,所以即使沒念也等於在 念。她就是這樣念佛、吃飯,吃飯、念佛,不分晝夜,也不知晝夜,談不上用功,也談不上不用功,在她也沒有用功不用功的觀念,也許在聰明人看來這是一種傻乎 乎的呆念吧!

她 不辨晝夜,不知時間,但卻清清楚楚、早早知道彌陀來迎的時刻,歷歷在心,如倒數計時一樣在預作準備。我們雖然晝夜時間看的一分一秒也不差,但心中對彌陀的 來迎卻一無所知,就這樣糊裏糊塗地過一天又一天。兩相對比,到底誰是知道時間的人呢?到底誰知道的時間有意義呢?這真是奇特的對比。

祖 師早已說過:「專修之人,十即十生,百即百生;修雜不至心者,千中無一往生。」所以對於她的殊勝往生,實在來說,不僅不應該有一點意外,反而是理所當然。 她這樣專修的人如果不能往生,天下就沒有人能往生;她如此專念佛的人,往生如果不殊勝,天下就沒有人往生能殊勝。因為她的往生不是她自己的作品,而是阿彌 陀佛的作品。她不過因為自己毫無能力,所以就完全地任著阿彌陀佛來造作這件產品而已。既是阿彌陀佛的作品,就沒有不殊勝,沒有不圓滿的。這就是「自然之所 牽」的道理啊!

因為專,所以預知時至。專而又專,專誠所感故。

因為專,所以常蒙佛護。但有專念阿彌陀佛眾生,彌陀心光常照是人,攝護不捨;總不論照攝餘一切雜業行者故。

因為專,所以不受眾擾。無外雜緣得正念故。

因為專,所以心與佛契。與佛本願得相應故。

因為專,所以心中篤定。十即十生,百即百生故。

因為專,所以無須助念。專稱佛名正定業,平生業成早預辦故。

因為專,所以心定神閑。人能念佛佛還念,專心想佛佛知人故。

因為專,所以正念分明。十方凡聖專心向,分身遣化往相迎故。

因為專,所以出人意料。一切善業迴生利,不如專念彌陀號故。

這個盲老人的念佛往生是活的教材、活的證明,是佛經祖著在凡夫身上活生生地體現,是以事實演繹給我們看的活的經本、活的祖著。所以這個盲老人,她只會念佛,不用再讀經文祖典,而我們卻在她身上讀到經文祖典的無量妙義。她以自身現證了「一代大藏,不過是六字名號的註腳。」

常 說「深入經藏,智慧如海」。但經典各人有各人的讀法,智慧也各有不同的理解。學富五車,才高八斗,廣及三藏,深入八宗,人皆認為是智者,但若最後一招糊裏 糊塗,能算真正的智者嗎?八字不識一撇,九字不認一勾,只會一句六字,法門一竅不通,人皆以為是愚者,但如這個盲老人,愚而能成佛,吾人寧守其愚。

茲再恭錄祖師法語數則,以與盲老人殊勝往生互相證明:

1. 極樂無為涅槃界,隨緣雜善恐難生;
故使如來選要法,教念彌陀專復專。

2. 種種法門皆解脫,無過念佛往西方,
上盡一形至十念,三念五念佛來迎,
直為彌陀弘誓重,致使凡夫念即生。

3. 萬行俱迴皆得往,念佛一行最為尊。

4. 無問罪福時多少,心心念佛莫生疑。

5. 利劍即是彌陀號,一聲稱念罪皆除。

6. 佛光普照,唯攝念佛者。

7. 唯有念佛蒙光攝,當知本願最為強。

8. 不為餘緣光普照,唯覓念佛往生人。

9. 一一光明相續照,照覓念佛往生人。

10. 有緣眾生蒙光照,增長智慧生安樂。

11. 普勸有緣常念佛,觀音大勢為同學。

12. 若能念佛人中上,願得同生諸佛家。

13. 一切時中相續作,至死為期專復專。

14. 畢命為期專念佛,須臾命斷佛迎將。

15. 終時正意念彌陀,見佛慈光來照身;
乘此彌陀本願力,一念之間入寶堂。

16. 一念乘空入佛會,身色壽命盡皆平。

淨宗  筆於二○一○年一月

《盲眼老人預知時至》讀後感

本 文〈盲眼老人〉,無疑是一篇少見的真實的精采往生故事,我讀後,非常感動,感動不已之餘,我發心利用手上的善款,出版一千本與廣大蓮友結緣,盼望獲得普遍 迴響,讓大家也發心自行拿去各地印刷廠大量影印流傳,希望在這末法時代多拯救一些苦難眾生往生西方淨土,一起脫離生死輪迴。

我 感動的是,阿彌陀佛真是太慈悲了,祂給予這八十三歲,命運坎坷的盲眼老人生命的新希望。藉由盲眼老人的姪女流暢的文筆,我們看到一個苦難的典型,在她傷痛 至極,以頭撞棺的時候,蒙佛的救度,這也可以說是盲眼老人一生不幸中的大幸。以佛教的觀點來說,這盲眼老人是個業障深重的苦惱凡夫,如果沒有阿彌陀佛的救 度,她最後必定是孤單悽慘而命終,進入下一段的輪迴。從這個故事,我們見證到佛教淨土法門的無比殊勝。

淨 土法門是一門「難信之法」,受教育越多的人越不容易啟信,尤其是科學家、學者、教授、博士更是如此,我當年讀大學時(一九六三—一九六七)也是如此。大約 整整經過三年,在閱讀從政大東方文化社分發的佛書、雜誌,並撰寫佛學論文多篇,又將東西方哲學相互比較,反覆思考之後,我才正式接受佛學為世間最崇高的實 踐哲學,這時已是大四的上學期。但是,我對淨土宗還是未能深信,其後讀研究所,研究所畢業,到師專任教,擔任佛學社指導老師,並擔任學校語文組中國哲學史 的課程講授,並繼續研讀佛經以及淨土宗許多往生西方的事蹟,又歷經十多年,我才真正深信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及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存在。以我自身的例子, 足可推知,絕大多數的知識份子,都難以信受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六字的妙用,因此也不肯念佛。念佛法門為「難信之法」,這是《阿彌陀經》釋迦牟尼佛親口說的, 因此對於多數世間人不信阿彌陀佛,不信念阿彌陀佛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更不相信到了極樂世界和佛菩薩修學佛法後自己也可以成佛,普度眾生,我們這些已信 的人,也就不用過於怪罪了。

回想我個人信仰淨土念佛的經過,我必須深深感恩印光大師、弘一大師、周宣德居士、李炳南居士、懺公、鑑因法師,以及我國歷代淨土聖賢,沒有他們的提倡實修,今天,我的內心不會那麼深深地嚮往西方淨土。

由 於個人的業力使然,我這輩子擔任正式教職二十五年,又扮演中醫師角色二十多年。教授職務退休後在自家講經十多年。多年以來,我自己的人生理想目標一直設定 為「無疾而終,往生淨土」,也鼓吹這種思想,並鼓勵信佛蓮友,努力邁向這個目標。雖然這個目標不易百分之百達成,但是至少輕病、少病往生淨土應該不致太 難。因此我一向提倡吃健康素食,盡量少吃西藥,多吃中藥,勤於鍛鍊氣功。根據多年臨床實驗,患者們若能實踐力行,任何慢性病、急性病,包含感冒、高血壓、 糖尿病、心臟病、氣喘、胃腸病、痛風、肝病、腎病,甚至良性、惡性腫瘤皆可漸漸根治。

不過,一個人過度追求健康,以延續肉體的生命,在佛法上說,有身見太重的嫌疑,也可以說是一種執著,一種煩惱。所以一個人還是灑脫自在一點比較好,看看時節因緣,該往生還是要往生,不可過度眷戀人世,長久想在塵世裡占有一席之地,何苦來哉?

一 般的明眼人,能走能動,能吃喝拉撒睡,有錢有閒,誰不想到處玩,到處享用美食,此時能看淡世間,厭離塵世者不多,因此,對大多數人來說,健康反而助長貪 慾,貪慾多,自然不想往生。處於順境,而能覺知順境乃是無常,乃是空幻不實,這需要大智慧——般若智慧,而大智慧來自於多讀大乘佛典,深入體悟,時時觀照 世間諸法。

淨 土法門的奧妙是,一句佛號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六字,其中就自然具足了大慈悲、大智慧、大神通,只要肯老實念佛,念這六字聖號,就有如嬰兒吸吮母親奶水一樣, 日日滋養一個人內在的佛性,讓自己不斷地蘊育慈悲、智慧,而不必辛辛苦苦地去研讀大乘佛典。這位盲眼老人,不認識字,不懂佛經佛理,但她能信佛念佛,信有 阿彌陀佛,有極樂世界,相信她的弟弟已去了極樂世界,因此放下一切,不畏病痛的干擾,專心念佛,這種表現,無疑就是一種大智慧。往生前一個多月,阿彌陀佛 頻頻來看她,告知她往生日期,讓她從容準備好到時的衣服、襪子、布鞋,時間到了,梳好頭、穿好衣服、鞋襪,從容躺下往生。試問,一個人如果不是安然無痛無 苦,能如此嗎?反觀一般人臨終時的百般掙扎,不啻有天壤之別。

盲眼老人生西的故事,令人神往,令人羨慕。自古以來精采的往生故事不勝指數。一個人看多了這類故事,自然對往生西方會不斷增強信心,使人隨時隨地樂於念佛,樂於行善,與世無爭,自在解脫。

近 代的人類,由於追求物慾太過,不知節慾修行,以致造成無法遏止的環境大災難——溫室效應,這是「積極」縱慾的惡果。因此,人類的前途,看不出樂觀的理由, 生命的浩劫已迫在眉睫,念佛求生西方已經變成唯一最好的出路。希望此書的出版,有助於增長社會上信佛念佛的風氣,從而使更多的人得到究竟解脫。

侯秋東    寫於二○一○年三月二十二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淨土宗台中念佛會:「台中市博館路六號」

淨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